上個週末夜間溫度突然下降,
結果隔天我就中鏢了.
慘的是那天晚上機研社聚餐,
一直講話, 環境吵雜又講的很用力.
於是隔天我就失聲了, 只能用很沙啞的聲音說話.
BTW, 那個聲音有點像DK.

隔天, 我完全失聲, 於是當了一天的啞巴 orz
不能講話真的是很痛苦, 一直覺得溝通不良.
而且實驗室其他人在旁邊嬉鬧就更刺耳.

於是過了一個不太能講話的禮拜, 我... 還是一直在咳...
不過有好轉了啦!

we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